花间

相遇时已非黎明‖征途是星辰大海‖喜欢美好的事物‖亡于不懂人心

目前已知的消息!大家辛苦了!求扩散!

夏萤:

角色吧除了阿尔少主全部安全。
搬运完毕的贴吧:
朝耀吧搬运完毕(吧主已恢复)
王耀吧搬运完毕
all耀吧搬运完毕
冷战组吧搬运完毕
露中吧搬运完毕
普洪吧搬运完毕
菊耀吧搬运完毕


仍在搬运的贴吧:
基尔伯特吧搬运中
独普吧搬运中(进程过半)
aph吧搬运中
阿尔弗雷德吧搬运中
米英吧搬运中


米英极度缺人


各大搬运群组:
总群374885224
露中305284072
阿尔559320989
dover593592647
冷战180287174
基尔439996607
朝耀285401553
丝路599874034
独伊514123190
aph281735167
all耀599949557
普洪590661832
王耀568818948
耀吧分队599806736
米英600103396
【根据统计目前最新情报,如有错漏请补充】

先摸一个线稿x

真的超喜欢这一对啊!!(哭着

【朝耀】痕

盈宇:

      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,亚瑟感觉火车已经开动了,他试图打开门,却发现门从外面上了锁。亚瑟自嘲地笑了一声,自己明明早就知道门已经上了锁还要执意再去触碰这节车厢的出口。


      王耀,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回来是吗。


      亚瑟靠着门坐下来,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王耀时候。那时候正处在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,阿尔弗雷德被紧急调去w军校做特派军官,他作为阿尔的秘书官一同去了。那天下 午,他记得很清楚,下午三点,正是热的 时候,他跟在阿尔身后,在路过某个教室时不经意向里面瞥了一眼,便看见那个身着黑衬衣,领口随意解开了几颗扣子露出 白皙的皮肤的东方人,那人坐在桌子上认真的摆弄手中的枪支。那人突然抬起头看见他冲他笑了一下,阳光正好,他白皙的脸上漾开笑容,亚瑟只觉得心里漏了一拍,接着便听见自己心脏在胸腔里强烈跳动的声音,似乎是那阳光照到自己脸上有些微微发烫。


     后来,亚瑟才知道那是一见钟情。


     他快步追上站在前面同样在向里张望的阿尔,“你认得他吗?”阿尔先是一愣,说“ 王耀,我们是同一所军校毕业的。没想到他也在这”阿尔弗雷德低头翻了翻手中的资料,漫不经心的说,阿尔弗雷德沉默了一会说“嘿!你不会看上他了吧。”阿尔弗雷德 看着亚瑟,亚瑟慌忙答着“怎。。怎么可 能,不要乱说。熟悉军校里的军官是我的 工作”阿尔弗雷德不去看亚瑟涨红的脸自 顾自说道“他确实挺迷人” 阿尔回头看了看亚瑟说,"快走吧,报道晚了就来不及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喂!你是阿尔弗雷德的秘书官。”


      走在前面的亚瑟听见背后的声音一惊,回 头看了看,原来是王耀。


      “是,王上校。我是亚瑟·柯克兰。”亚瑟按 耐住悸动的心故作镇定地向王耀敬礼。


     “诶呀,其实不用那么客套,我认得你”王耀笑了笑说道。王耀看出了亚瑟的疑惑,又接着 说“我和阿尔曾经是恋人。他常常说起你,让我看过你的照片。”


      恋人,他们曾经是恋人。亚瑟每每想到这里就嫉妒得发疯,现在也不例外,即使是处于这样的处境。


     亚瑟借着上节车厢透过来的微弱的的灯光 仔细的看了看王耀临走前塞到自己手中的枪。突然摸到了枪身上一些凹凸不平的地方。也许是王耀作战时留下来的。他放在 灯光下看了看,那并不是划痕,而是刻意刻画上去的字符,然而却无法看懂那人想 要表达的意思,但可以看的出来刻的人刻得很仓促。


      亚瑟笑了笑,他想起王耀说过,这把手枪 是阿尔弗雷德毕业时送给王耀的礼物,说不定那是阿尔刻上去的,说不定呢。


     王耀把枪硬塞到他手上的时说,“这把枪陪了我好久,对我来说就跟我的命一样重要,好好拿着他。”


     “既然是命,给我干什么”亚瑟知道那是阿 尔送给他的,语气里充满不满。王耀没有接话。


王耀盯着亚瑟,沉默了一会,舔了舔发干嘴唇,说“快走上车,要不然敌军攻过来那 就只有死路一条了”。


     亚瑟问他“那你呢?”王耀沉默了一会说“我一会就来,真的一会就来,我先回去取重要的资 料”王耀生硬地挤出一个笑容给亚瑟看,故作轻松的样子做得十分蹩脚,“好了好了, 快上去,我马上就回来了。这枪你留着防身,还有五六颗子弹可以应急。”。亚瑟分明看见王耀说这话时红了眼眶,亚 瑟知道在这里拖得时间越久,王耀回来的 几率就会越小。亚瑟转身正准备爬上火 车,却被王耀从背后抱住,他开口,声音 沙哑着带着几分哭腔“保重”


     还没有来得及转身说话他就被推上了火 车,他分明听见他对列车员说,锁门。


     亚瑟婆娑着刻痕,心头有些酸涩,从战争前夕在军校的惊鸿一瞥到几小时前的分别,不,准确的说是永别,一共七年零五 个月,我,亚瑟也爱了王耀七年零五个月。


      亚瑟摇了摇头,他并不是感叹他爱错了 人,不是自己错爱了自己表弟也是自己上级的前任恋人,而是他难过自己爱错了时候。在自己与他相识的两个月后爆发了战 争。他在怨自己是秘书官,而不是士兵, 可以与他并肩作战,赴汤蹈火的士兵。


亚瑟闭上眼睛,突然觉得一阵酸楚。


     七年,说长真的好长,他和王耀每天都在盼着战争 结束。每天他都会想战争结束了,他就会 请王耀去街拐角的小店吃司康,如果王耀 告诉他好吃,他会告诉王耀,其实自己也会做。


     七年,说来也短短,短到自己连句喜欢都没来得及说出口。


      亚瑟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把枪反过来,对 着微弱的光,他清楚的看到了上面的字, 那是他的母语。他再也忍不住,嚎啕大哭。


那哭声被火车的呼啸声碾压而过,就像战争那样残忍。


那上面写着:Arthur  I Iove you